• 在蘇州的法國人:愛戀中國,是一生的情緣

    2021年07月08日 17:24:10 | 來源:蘇州日報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人物名片>>

      魏讓方,男,法國籍,中國人民大學中法學院(法方)院長,對中法學院人才培養、師資建設、國際合作等工作的推進以及中法兩國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做出了杰出貢獻。2013年被評為“蘇州市榮譽市民”,2015年榮獲“江蘇友誼獎”。

      從《詩經》到《禮記》到“大同三世說”,到當代中國對“小康”內涵的再豐富,再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生動實踐,法國人魏讓方對小康的理解,源自中文傳統經典,豐富于一次次與中國的邂逅,豐滿于來蘇工作、生活十年的日日夜夜。

      在獨墅湖畔,身為中國人民大學中法學院法方院長的魏讓方和同事們努力架起一座中法兩國高等教育交流的橋梁,留下一段段為中國培養國際性人才的故事,成為小康中國一抹亮麗的色彩。

      緣起

      中國恩師助他叩開了解中國的大門

      頭發花白、面容清瘦,說著一口流利漢語的魏讓方,斯文而謙和。

      “我出生于工人家庭。小時候,有一種介紹中國的畫報在法國悄悄發行。我爸爸會把這些畫報帶回家,我從中獲得關于中國的最初印象,對中國也朦朧地產生了興趣。”談起自己的出身,魏讓方經常用這句話作為開場白。

      當時間的指針轉回到20世紀40年代,全球局勢風云變幻。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震動了世界,引起了無數西方青年對這個神秘古老國度的向往,魏讓方就是其中之一。從那時起,他的心里就埋下了一顆種子:要去這個遠方的國家看一看。

      中學畢業后踏入社會,魏讓方的第一份工作是建筑工人,直到遇到了他的中國恩師王冷樵。當時,定居法國的王冷樵要修理房屋,而魏讓方恰好是給他修房子的工人。

      王冷樵,畢業于民國時期的北京大學,師從胡適先生,曾作為駐外記者長期在瑞士日內瓦工作。遇見魏讓方時,已退休的王冷樵在歐洲生活了很多年。從小對中國感興趣的魏讓方,自然不肯浪費這個可以近距離接觸中國人的好機會,一有時間就向王冷樵請教關于中國的各種問題。面對這位好學的法國青年,王冷樵總是不厭其煩、興致勃勃地給予解答。就這樣,萍水相逢的兩個人成了師徒。

      從《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四書”開始,到先秦諸子百家思想,再到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儒釋道”……在一本本經典古籍中,魏讓方叩開了中國文化的大門,了解到中國傳統文人“修齊治平”的家國情懷,更對現代中國有了自己的理解。“魏讓方”三個字,最早是王冷樵對魏讓方法文姓名的中文音譯。但魏讓方卻覺得,一個“讓”字道出了他性格中不喜歡競爭的因子,一個“方”字又點出了他外圓內方、恪守“君子固窮”的性格特點。

      相比法國的中文系在校生,魏讓方的中文功底優勢十分明顯。經過幾年努力,魏讓方順利拿到了巴黎的國立東方語言文化學院本科文憑,工作地點也從建筑工地轉到了律師事務所,成為律師助理。

      本科、碩士、博士……隨著學業的提升,魏讓方對中國文化的了解愈加深入。“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民間諺語,更讓他對江南水鄉生出了無限向往。20世紀80年代初,作為法國公派留學生,魏讓方來到北京做實地研究。其間,他于盛夏南下姑蘇,與有著2500年建城史的蘇州有了第一次親密接觸。

      “君到姑蘇見,人家盡枕河。”粉墻黛瓦間,恬靜的小河流過城市中心,勤勞的人們搖著“吱吱呀呀”的小船穿城而過……一到蘇州,這里古老與活力并存的氣質就給魏讓方留下了深刻印象。當時的蘇州正在掀開一段改革開放的新歷史。上下班高峰時段,自行車鈴聲的叮叮當當,匯成了一曲節奏明快的樂章。魏讓方入鄉隨俗,也騎著自己租來的鳳凰牌自行車,加入蘇州人的自行車大軍,開始了對千年姑蘇的尋幽訪勝。

      對中國感興趣、學習中國文化、到中國實地參觀感悟……不知不覺中,魏讓方成了“中國通”。拿到博士學位后,他順利進入法國高校任職。

      緣續

      從北京的使館專員到中法學院的籌建元老

      與中國的緣分,讓魏讓方屢屢邂逅改革開放不同階段的中國。

      2007年,魏讓方再次踏上中國的土地,擔任法國駐華使館高等教育專員。3年任期中,他圍繞航空、工程、核能等領域,組織法國高校與中國高校進行了廣泛深入的交流合作。這3年,北京奧運會、上海世博會等全球性盛會的舉行,不僅向全球展現了東方大國的風采,也讓魏讓方親身經歷了中國日新月異的發展,親眼見證了中國人民在經歷汶川地震、青海玉樹地震等大災難帶來的傷痛后,依然投身小康社會建設的韌性。

      就在他任期快要結束時,一個看似偶然的機會,續起了他與蘇州的緣分。

      進入21世紀,中國全面融入經濟全球化的大潮,如何培養具有全球視野和國際競爭力的人才,成為擺在中國高等教育面前的重要課題。解決人才問題,要靠發展教育。而中外合作辦學,成為這一時期教育發展的潮流。

      當時,中國人民大學的校領導找到魏讓方,提出想在中國辦一所以人文社會科學為主的中法學院,致力于培養能自由行走于東西方兩個文化平臺的國際化高端人才。魏讓方一口應承下來,成了中法學院籌建的元老之一。

      要建一所中法合辦高校,魏讓方和人大方面遇到的第一個問題就是選址。這樣一所學校,該建在哪里?按照籌建方多次討論的設想,人大中法學院坐落的位置既要有歷史文化底蘊,又要有高度發展的經濟社會水平作為支撐;既能代表古老中國的典雅,又要展現現代城市的活力。將所有的必要條件進行整合,古老而又現代的蘇州就這樣進入了候選名單。

      蘇州文化底蘊深厚,且進入了轉型升級、創新發展和經濟國際化提升新階段。作為對外開放前沿城市的蘇州,正全力探求轉型創新的發展路徑。而加大教育國際化力度,為社會經濟發展積累人才資源,積聚寶貴財富,則成為蘇州回應時代之問的選擇。早在2002年,在姑蘇古城東面的蘇州工業園區,一片高等教育區在獨墅湖畔拔地而起。彼時,聚焦蘇州市及蘇州工業園區主導產業,獨墅湖高教區確立了科研、產業、空間三大發展方向,正在全球范圍內“網羅”優質教育資源。就這樣,本就對蘇州心懷好感的魏讓方,決定和人大校領導一起到園區考察。此時,距離魏讓方上次來蘇,已經過去了20多年。

      再次踏上蘇州的土地,眼前的一切一方面讓魏讓方印證了腦海中對蘇州的印象,另一方面也讓他十分吃驚:姑蘇老城區的蘇州,依舊保持了千年不衰的特色;而曾為水田洼地的獨墅湖畔,如今大片草地、樹木等綠化四處分布,其間伴隨著一片片熱火朝天的工地。園區方面展現的誠意和實力,讓這次考察團的成員們頻頻點贊,也讓魏讓方心里有了譜。

      毫無意外,獨墅湖畔成了人大中法學院的落戶地。至此,這位中法文化交流使者的人生傳奇在獨墅湖畔開啟了新篇章。

      融入

      蘇州就是一碗蘇式湯面,越吃越有味道

      自2010年5月啟動之后,經過兩年多的籌備,2012年6月12日,中國人民大學中法學院在蘇州工業園區獨墅湖畔正式成立。經過8年發展,如今的人大中法學院光環加身,和獨墅湖畔其他30所知名高校一起,組成了當之無愧的“名校走廊”。

      伴隨著人大中法學院一同成長的,還有獨墅湖畔快速集聚和崛起的創新產業。“30多年前蘇州的小橋流水、粉墻黛瓦,還有水陸并行、河街相鄰的雙棋盤格局,給我留下了深刻印象。2012年我們學院正式成立,自那以后,我看到園區每年都有許多新的公司和學校‘冒’出來,這座新城一天比一天繁華、熱鬧起來。”

      一座煙雨入巷陌的姑蘇城,以改革開放為起點,開啟一座千年古城向現代化國際都市飛躍的傳奇。

      魏讓方與蘇州的第一次邂逅,是千年蘇州邁步追趕世界先進的起步階段,由此釋放出的蓬勃活力,讓他感受到中國人對小康社會的殷切期盼。而隨后在中國工作乃至長期在蘇生活的經歷,則讓他體會到了中國百姓把對生活的美好期盼化為實際行動、凝心聚力深耕發展的決心。

      太太是中國人,兩個孩子也長在中國,如今的魏讓方,早已把蘇州當成了他的家。他用愛澆灌著自己幸福的小家,也把巨大的熱情投入到蘇州高質量發展的建設中來。中國的未來需要國際化人才,東西方交流需要更多的橋梁。魏讓方和他的同事們正在為培養更多“能自由行走于東西方兩個文化平臺的國際化高端人才”而時刻努力著。“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我們需要互相理解、協調,為了我們共同的目標努力。”

      談及“小康”的話題,魏讓方認為,“小康”就是社會主義的某個階段性目標。“我很高興中國在這個階段提出小康社會?,F在很多西方國家把‘商’放在第一位。在中國,我很高興看到,‘士農工商’中的‘商’雖然重要,但不是人們追求的小康社會中最重要的東西,利益不是社會發展的最終目的。”

      將自己的人生置于中國改革開放和全面建設小康社會的傳奇追求中,魏讓方對中國小康社會的了解,從書本延續到現實,從旁觀轉變為參與、再到融入。他成就了一段外國人與中國的特殊情緣。“我對蘇州的感覺,就像對蘇式湯面的感覺。第一口吃下去,覺得是清淡之美,但是越吃越有味,越吃越好吃,最后完全愛上這種味道。”生活在蘇州,魏讓方對眼前安靜卻又充滿活力的開放環境十分滿意,他認為這里是做學問、培養學生的理想地方。未來,他將在這里繼續揮灑自己的汗水,當好中法文化交流的橋梁,繼續書寫自己的人生傳奇。

    layer
    快樂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