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京大學珍藏古籍集中亮相:敦煌寫經、宋元善本、明清彩色版畫等首次大規模展出

    2021年11月23日 20:11:51 | 來源:我蘇網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11月22日,"冊府千華南雍擷珍--南京大學藏古籍菁華展"在南京大學美術館開幕,展覽展出二百余種珍貴且極具特色的古籍文獻,是南大迄今為止規模最大、展品最精的古籍展,很多難得一見的善本都是首次展出。

      南京大學是國內知名的百年學府,經過100多年的發展,南大積累了極為豐富的古籍文獻。南京大學圖書館程章燦館長介紹,作為南京大學圖書館重要的特藏之一,南大古籍線裝書收藏量近四十萬冊,其中善本圖書有三千余種,三萬余冊。南京大學圖書館是國務院首批公布的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之一。南京大學收藏的古籍四部皆備,尤以古代地方志、目錄學文獻、邊疆圖籍、明清別集、叢書的收藏為特色,無論數量還是質量,在海內外古籍界均有相當的影響。

      100多年來,南大這批珍貴文獻與學校一起經歷了戰爭年代的烽火硝煙,動蕩時期的顛沛流離以及和平年代的繁榮發展,是幾代南大人歷盡劫難、九死一生才得以保存下來的寶貴文化遺產。在南大一個多世紀的學術發展史中,這批文化瑰寶發揮過重要作用,充當過重要角色。然而由于種種原因,文獻一直藏在深閨,鮮為人知。本次展覽,南京大學圖書館聯合該校博物館、文學院、歷史學院等收藏單位,全面整理館藏善本古籍,遴選出二百余種珍貴且極具特色的古籍文獻,在國家古籍保護中心、江蘇省古籍保護中心支持下舉辦。

      展覽以古籍書寫和刊印年代為軸線,力圖系統勾勒從唐人寫經到宋、元、明、清雕版印刷共計一千三百余年的發展脈絡。展覽共分為四個部分,“唐鈔宋槧”展示從唐代寫本到宋元刻本的轉變;“明清佳刻”勾勒明清時期雕版印刷的發展演變形態;“異彩紛呈”專題呈現活字本、套印本、插圖本等古籍的刊印技藝;“紙色斑斕”以特展形式將明代萬歷至今的70余種彩色套印版畫圖籍集中亮相。四者結合,為觀眾描摹出中國古代書籍的發展簡史。展覽還對南京大學的藏書特色、藏書體系辟專題進行介紹。

      來自敦煌的唐代血書《大方便佛報恩經》殘卷、朱書《大方便佛報恩經》殘卷,距今已經有1000多年歷史,1900年,敦煌莫高窟藏經洞被發現,后由金陵大學創始人福開森捐贈于金陵大學,并在南京大學珍藏至今,對研究唐代書寫的格式有著重要的參考依據。

      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程章燦介紹說:“多長的,多高的,唐代人的書法是什么樣的,以及它紙的材質是什么樣的,是用什么來寫的這個,對于我們研究中國過去的書籍史是非常重要。比我們這里展出的血經,是用血來寫的,我們找了我們化學系高分子化學方面的專家,用現代的科學技術分子分析,確認了血經里是有人的血的。”

      明代彩色版畫圖籍留存至今者,早已是鳳毛麟角。本次展覽集合自明萬歷至20世紀80年代期間70余種彩色版畫圖籍,包括明崇禎刻本《十竹齋箋譜》、明萬歷三十三年(1605)刻《程氏墨苑》、明天啟七年(1627)刻《十竹齋畫譜》、明崇禎五年(1632)刻《古本演義三國志》、日本銅印本《文美齋箋譜》、清康熙十二年(1673)刻《芥子園畫傳三集》、清乾隆間姑蘇丁亮先制版畫《臘轉春回》、清代康熙年間刻本《西湖佳話》等,時間跨度近400年,尺幅間展示了中國雕版印刷的最高技藝。

      南京大學博物館館長史梅說:“它不是做一個整版,它是一個一個的小版,根據從淺往深,要經過多次套印才能出現這種顏色。這完整的一幅畫要做很多很多的小板一點一點地套,而且互相之間不能重,還要套出那種水墨的顏色。”

      本次展出的古籍善本,很多來自南京大學百年歷史上名師大家的舊藏。除了鎮館之寶宋刻本《名公增修標注南史詳節》,國學大師胡小石先生舊藏的明萬歷四十四年刻本《鸚鵡洲二卷》。

      今年是魯迅先生誕辰140周年,在展覽展出的一套1933年榮寶齋木版水印初印本《北平箋譜》上,人們看到了魯迅的簽名,旁邊還有一個名字“西諦”,這是著名作家、藏書家鄭振鐸先生的筆名。“魯迅和鄭振鐸為什么會在這套《北平箋譜》簽下名字呢,這里面還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南京大學圖書館古籍特藏部主任李丹介紹,箋紙是印有詩畫的信紙,上常印有淡雅的圖案,如山水、花鳥、人物等,既有作信紙用的實用價值,又可供藝術欣賞,歷代受到文人雅士鐘愛。1933年,魯迅與鄭振鐸1933年合作編選《北平箋譜》,收錄陳師曾、齊白石、吳侍秋等書畫大師作品三百多幅,由榮寶齋采用木版水印印制。最早的一批《北平箋譜》共印了100本,每一本都有編號。南京大學前身之一的金陵大學,收藏了其中編號為“99”的這一套,完好地保存至今。

      難得一見的程千帆、黃玉瑜、潘重規等大師的批校本更是讓人受益匪淺。南京大學博物館館長史梅說:“這種小字我們叫蠅頭小楷,就像蒼蠅頭一樣,他(程千帆)現在引的是乾隆本,用乾隆本校的話,他就只有一種顏色,他如果把明代的本子、宋代的本子拿來校,他就會用其他的顏色,我們就叫幾色批校本,他踏踏實實做學問的態度對我也是一種終身受益。”

     ?。▉碓矗航K廣電融媒體新聞中心/黃迪 史哲銘 徐授科 通訊員/史梅 編輯/汪澤)

    layer
    快樂分享